我在面前擺了鏡子,想看見自己。


by kila_neko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不只是

看了計程車司機,然後回家的路上又看了學生被打的消息。
週日晚上路上的車很少,寬敞的漆黑的馬路很容易可以和那條前方是軍隊的馬路聯想,而沒有燈的招牌和宵禁也是。
這些事離我們並不遙遠,
不管是過去或是某種未來。
就算早就知道了,但在平凡的生活中光是為了平反的生活就用去許多力氣,而不會讓你有太多機會去假想這些事的發生,更別說在沒有親眼目睹之前,人都是不信邪的、容易被蒙蔽的。
而在不同地點所發生的類似的人禍,不免的讓人悲觀,對於人性。
但沒理由的樂觀是更沒有道理的存在。

就像是上次參加了城市散步,才知道了西本願寺參與的歷史悲劇,
在那個現場,被跨越時代的恐怖氛圍籠罩。
在電影中,很意外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掉,
一樣是那個氛圍,我覺得緊繃,也有好幾度想哭,
卻因為太沉重了,
我沒有辦法哭。

謝謝在這些事件中展露美好的人性的人們,
除了稱之為希望,也想不到更好的讚美了。

[PR]
# by kila_neko | 2017-09-25 03:26 | Comments(0)

一種病

待在家裡的日子,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我最討厭我媽了。越接近每天她下班的時間,我就感到煩躁,直到聽到她開門的聲音、開口講了第一句話,煩躁到達高峰,「怎麼蘋果沒吃」、「怎麼烤好的麵包沒吃」、「怎麼電鍋的東西沒拿出來吃」,除了這種指責之外,還有各種關於食物的問候「有仙草要吃嗎」、「我弄什麼給你吃」。我無法回答我為什麼不吃,或沒吃完,或者只是還沒吃。我每天和她的對話,除了食物沒有別的,除了回家的時刻之外,還有煮好晚餐的時候,煩躁也會再重複一次「快出來吃飯」。一直有種矛盾存在在我裡面,我不想達成她的要求,但要求又像是細微的針總是戳著。每天只能忍耐或者逃避,像是剛剛我和他說了他每天回家都說著一樣的話,然後他就爆氣和委屈,說著她工作已經很累了,如果我不吃我可以叫他不要準備,就連姐姐當初都是相當不愉快的說了這句話,如今也成為一種典範。難道在這裡,事情就只有要和不要嗎?而我也不是真的不喜歡那些食物,就只是想要在想吃的時候吃,而不喜歡一直被要求著吃。而當她來了第二段指責,指出吃東西很重要不然會餓死,我也只能笑了。這種最低層次的滿足是我媽的專長,而他也只會這個,但我已經不需要這種照顧了。我只想逃出家門,但我想到我沒有真正屬於我的容身之處,心就會更加疼痛。

冷靜後釐清的這一切,我也沒有智慧展開溝通,因為在他的世界裡只有要和不要,稍加複雜一點的思考不在他的理解範圍內,而徒勞無功的挫敗和可能再次沸騰的情緒都會讓我很不舒服。讓事情二分,那就不要,不要有任何的牽連,那自然是最簡單的。
[PR]
# by kila_neko | 2017-09-13 19:27 | Comments(0)

兒戲

第一次意識到什麼事都像是兒戲一樣。
人世間的事情根本就都是兒戲。
以為人類會因為歲數而成熟根本都是妄想。
贏了就笑、輸了就哭。
而那些東西到底對自己有多重要?

剛好聽到草東的大風吹,很適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Ermbh2jt4s
[PR]
# by kila_neko | 2017-05-27 14:11 | Comments(0)

生理上的排斥

這兩個禮拜在趕死線把未成型的論文簡化成一張壁報
然後發現
我的皮膚病果然都是因為念研究所的壓力而來
然後到論文就是最高峰
自從上次看完醫生之後第一次感受到完好頭皮的快樂感受
然後因為論文擺爛所以也沒再復發
只有偶爾打球有壓力會癢一下
但這次重返論文,皮膚病就也跟著嚴重回來
又癢到脂漏性的感覺
太煩了
這樣不對吧

然後在家裡就會被莫名的點起怒火到底?
明明我就已經知道了
就是會被不停的問要不要吃什麼
甚至會被拿到面前塞到嘴巴裡
真心覺得疲憊
明明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不想要待在這裡
但卻仍然感到受傷因為我不能接受這種愛
太煩了
真的是互相傷害
絕妙的惡性循環
[PR]
# by kila_neko | 2017-05-19 06:38 | Comments(0)

糟透了

就當作是經前症候群的爆發,
憂鬱到一種很糟糕的地步。
已經夢到刷摺刷到學校的補助款,
還有忘記下週的咪挺所以遲到。

就算獲得生活費但瞬間就會全部消失。
開始不懂自己在幹嘛了。
喪失所有鬥志
唯獨還可以打球
想想這幾年的時光也只是流逝成空無一物
[PR]
# by kila_neko | 2017-04-03 22:26 | Comments(0)

安逸

老實說是真的安逸了很久。

今天看了羽生的主題節目,
看到他說從來沒有感受到極限,即使很困難但應該都還是做得到。
這種說法應該可以解讀成他狀況極佳吧?
即使真的一直失誤,他還是有信心自己是練得起來的。
相較之下很明顯的看出自我價值感的高低啊。

對我來說印象深刻的總是極限,
記得小學的珠心算到某個程度就卡住了,
那個時候看棋魂的某一段佐為劇情,還很認真的投射,
覺得就像是那樣,遇到極限所以沒有辦法了
後來就慢慢的放棄了。

也曾經說過自己是個學不會放棄的人
明明在儀隊的暑訓中總是想要退隊
在排球裡也常常挫折或感到浪費時間
但我也一直都待著
一待都是十年

上手每件事都很快,但總小時了了,
除了給人一開始的驚艷感之外,當大家迎頭趕上時,就什麼也不剩了
一開始很有成就感,後來沒有了高人一等的感覺,就不想做了
像是敷衍了事的課業

很極端
所以即使待著,
但只看到自己有很多限制,覺得做不好也是理所當然的
付出看似合理的努力,但不多也不少
覺得這樣仁至義盡,足夠了
然後就是個半調子

可能不太一樣吧但想到五百旗頭的過於理性
想要跟人一起走艱難的路、展現野心
反而才是激勵人的關係
這些無形的東西會被理性的腦給忽略啊。
[PR]
# by kila_neko | 2017-03-13 05:51 | Comments(0)

扭到還要聽人說是肌力不夠
真是謝謝你的診斷喔。
Ok, fine I just deserved it.
不懂這樣說風涼話你會比較開心嗎?
教育界的人才真是很多呢。
(扭到已經超不爽還要被氣到發文發洩QQ)
/
簽約,重要的日子呢。
雖然沒有那麼完全,但卻是真的。
[PR]
# by kila_neko | 2017-02-17 02:13 | Comments(0)

我們都沒有錯

收到站內信心情是好了一些
雖然那時候大喊了傻眼好幾遍
然後大概也被看見了
還被特地旁敲側擊問是誰

現在倒是心平氣和

沒關係
我們都沒有錯

社會的本質有時候不適合生存
所以我們不該自責
雖然還沒找到從這樣的社會中正向的能量

啊,說不定就是連結吧。

----------
好悶啊,覺得可以理解,那種被弄得自己也要崩潰的感覺。
憂鬱到沒有什麼事能提起精神。
唉。
[PR]
# by kila_neko | 2017-01-17 11:11 | Comments(1)

交織

計畫口試完有太多事要思考了,甚至想到睡不著覺。
莫名其妙啊。比考前還焦慮是什麼狀況。
太多東西不知道從何說起好。

先從自己說起好了,我真的做得很不認真,老師還讓我通過真是太好了。
其實這學期沒付出多少時間在論文上,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會通過純粹也只是因為只是計畫而已不讓過太難看。
我不知道耶,自己一直用僥倖的心態在念書嗎?
因為連努力都感到害怕。所以做的差不多就好,有個樣子就好,那些安慰完美主義的用語成為我合理化自己行為的話,我只有心裡是完美主義,實際上就是在擺爛,拉拉扯扯自己都搞定不了自己了,還要說那些生出來的孩子們嗎?就算真的有個樣子,那也總是那樣,就像高中時寫的作文一樣,僅有表面效度而實際上散亂不堪毫無想法與內容。

因為各種因素,所以
我成為一種模糊而凌亂的存在。
沒有想法,沒有感覺,沒有內容。
僅是抓到一個政治正確的浮板然後寫出的一個看似論文計畫樣子的東西。

對,我知道我有很多不好,我不夠努力和認真,
文獻看的不夠多,不會整理導致看起來就像是只念摘要,不懂得如何處理龐大資訊,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應你的霸權所以像是不夠謙虛。

不知道,就這兩天,一直想起那句話:這個社會的本質不適合生存。
大概,只要這樣譴責世界,就能讓自己好像有可能好好活著吧。
並不是想死的意思,而像是一種共識,啊,有人也是這麼想,即使我們的理由可能不同。
憤怒是一種力量。
如果我寫得夠好的話,我是不是更有資格可以批判你呢?
如果我更了解更多事情,我就可以更有根據的回答你這些問題
如果我更了解說服與說話方法,我就可以更有辦法反駁你而有禮

有些話聽起來是很有道理的,我試著從這些方向思考
自己的缺失、想法的固執、傳達的價值
我是有想到一些方式去做調整:
女性主義ABC
更新文獻的年代
增加經驗的描述(自己或者其他文獻裡更真實的經驗)
生涯抉擇的各種面向因素
重新決定研究方向與對象

如果我真的做得不好,那就是做得不好,我也不希望我自己去找藉口
像是因為我的身分、因為我的立場、因為我的態度,所以你不喜歡。
我想這是我們雙方都必須努力的吧。
我要更努力才能避免我這種爛想法出現。

我還是很欣賞當天的我給了那些回應,即使那可能聽起來是有些無禮的反駁
但我相信如果我不說,我會更不高興,因為我連我擅長的能力都無法發揮
我知道我有這樣的反抗能力,而且在這個領域上我很樂意發揮,也稍微有內涵可以發揮。
我知道大家都沒有惡意,但不代表那不造成傷害,
你永遠不會知道別人的玻璃心在什麼地方不是嗎?
所以我告訴你了,我想那是必須被知道的,那不光只是我玻璃而已。
說話要很小心,這就是必須要做的事情啊!因為有人會受傷啊!
為什麼好像要很委屈?
我還是會用這個字眼的,因為這就是個描述現況的中性字眼
而你不就是在當下這個空間與時間,完美的詮釋出這個現況嗎?
我忍住白眼一邊點著頭一邊面帶微笑,在筆記上紀錄著你的話語並寫上反駁的話
真的很謝謝,激發出我的憤怒並且成為我未來的動機。
我知道你沒有惡意。我真的知道。

你之後再說的我們是中國人之類的我也可以忍啊ㄏㄏ。

More
[PR]
# by kila_neko | 2017-01-13 05:53 | 菸酒生活 | Comments(0)

平衡

軟弱與堅強
依賴與獨立
負面與正向
放縱與規範
期望與失望

集合了極端值與二分法

[PR]
# by kila_neko | 2016-12-19 03:40 | Comments(0)